1. 首页
  2. 影视

耀乐团“耀”世回归 肩负《大旗》

1月7日,国内流行电子乐团耀乐团2020回归曲《大旗》正式上线。暌违三年,耀乐团携手京剧名家谭派第七代嫡传人谭正岩先生,以流行电子与国粹京剧的跨元搭配“耀”世回归,同时《大旗》也是耀乐团正式签约极韵文化后强强联合发行的首支音乐作品!《大旗》包含《大旗》(2013)和《大旗》(2019)两个版本,所述不仅是京剧谭派开元创派的传承故事,更是耀乐团自成立以来始终秉承的信念与坚持! 

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流行电音乐团,耀乐团自成立伊始便确立了以电子舞曲作为核心的音乐风格,无论创作还是唱功实力均毋庸置疑。《大旗》虽是2020年正式发行,但歌曲的创作却始于2012年,融合了中国的传统国粹京剧和电音舞曲,彼时电音舞曲在国内专业领域的研究少之又少,尚属于开蒙状态,这样的新兴结合在当下可谓难觅一二。 


2013《大旗》诞生,是梦想亦是信仰 
京剧谭派作为中国最早创立的京剧流派,自创派之初也曾遭遇过梨园界老一辈的种种非议,甚至一度被定以“亡国之音”“靡靡之音”之称,但在谭鑫培先生的坚持和不懈努力下终成大气,传承至今已有七代,名扬四海桃李满天下,谭派在京剧领域的开元创派故事,给了耀乐团十分大的鼓励与精神支持,因为自创团之初,耀乐团的音乐风格和对于电音舞曲的钻研推广亦遭受了种种质疑,甚至是蔑视和嘲讽,但内心明确的信念没有使耀乐团在各方嘈杂声中退缩,而是更为坚定的选择不畏前路坚守初心:让电子舞曲在国内发扬光大。 

怀揣对国粹的尊重和对电音舞曲的追求,耀乐团找到了京剧谭派的第七代嫡传谭正岩先生,提出合作想法后谭正岩先生欣然接受。《大旗》自开始创作时,耀乐团就定下原则:对谭派的唱腔不可做任何的破坏和改变。于是耀乐团花了许多时间观摩谭派的戏,向谭正岩先生学习京剧的基础知识,在多番接触与学习的过程中,历经多次失败实验,终于找到了京剧和电音舞曲这两个门类的结合点,耀乐团发现电音舞曲风格中的新军DUBSTEP和谭派风格的结合产生了美妙的感觉,于是带有中国元素的DUBSTEP就成了他们确定的方向。在歌词方面,耀乐团以传承和发展为中心思想,谭派的开元创派过程为蓝本,来鼓励有梦想、有开拓精神的人坚持自己的信念,扛起肩负的大旗,唱出中国式的创新精神。经过一年的整理创作,2013年《大旗》的第一版《大旗》(2013)正式诞生了。 

因为诸多原因,很遗憾《大旗》(2013)的发行一再搁置,2019年耀乐团正式签约极韵文化后,大家共同决定是时候让这颗“遗珠”被更多人知道了,时隔六年,大家对电子音乐的认知、接受程度比当年有了更多更广泛的概念,喜爱和运用电子音乐表达自我的人也越来越多,于是耀乐团结合时下氛围重制了另一版《大旗》,即《大旗》(2019)。《大旗》(2019)相较于《大旗》(2013),在编曲上没有采用某种特定的曲风,而是转而通过营造更为宏大场面,让听者把对于歌曲的关注度更多的放在歌词和旋律上,当然,所有的音色编配依旧是以电子音乐的概念来完成。 

在决定发行之初,因为《大旗》(2013)和《大旗》(2019)都是相当高质的音乐作品,团队也曾纠结过究竟上线哪一版《大旗》,思量再三均无法取舍,最终决定将两版同时发行,留给听者自行选择和想象的空间,但相信无论是早前的《大旗》(2013)还是如今的《大旗》(2019),都会有属于听者自己的体悟。 

《大旗》历时六年,从全新的尝试到融合与传承,已经不仅是歌词中“问自己,究竟在哪里,去哪里”的追本溯源,也不仅是“扛大旗,始终没放弃,没忘记”的精神力量,更是耀乐团自成团以来不曾改变的对信仰和信念的坚守!2020年,耀乐团“耀”世来袭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etarsoft.com/movies/21092.html